最好是纷纷扬扬的满天大雪

更新时间:2017-04-23 11:23   【 关闭
 
茶是个好东西,却不是人人都适宜喝它,起码我就不行。
 
 
         都知道茶是涤烦提神之物。像我这样睡眠不好的人喝了它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越发兴奋,故最近三年对茶一直是敬而远之,望而却步的。人多半如此,缺什么就想什么。有它之时只道是寻常,无它之时心心念念想它梦它。在这之前,偶尔会在一个午后,给自己泡上一杯淡茶。一小撮茶叶放入杯中,倒入少许的开水,少顷;把杯中之水倒掉,再重新续上一杯开水;茶叶很快在玻璃杯中上下翻滚,小小的茶尖像一个个小精灵似得舒展开来。很快就有茶香徐徐送来,没有喝它却已经被它醉倒。
 
 
        老公除了是个瘾君子,还是一个茶客。可谓嗜茶如命。就算家中明日断炊也不能断了茶叶。嫁到溧阳之后才知道溧阳原本也算是茶乡。种植茶树的和养蟹的人一样多。就连村民家中的自留地也都种上了茶树。
 
        同村一个相处不错的嫂子家也有五六分这样的茶园。春天一到,她一个人采茶忙不过来。有一次她问我可不可以去帮帮忙。我欣然答应,只是心里暗暗叫苦,对于采茶我到底是一个门外汉。
 
 
        那是三月的一个清晨,第一次随嫂子走进她家的茶园,那一垄垄绿油油的茶树一字排开,茶树叶子上的露珠在晨光中泛着星星点点的光泽,衬托出茶尖娇艳欲滴。嫂子不愧为是采茶的好手。看她眼疾手快,双手上下翻飞,须臾手里已是满满的茶头。我鹦鹉学舌般模仿着她的动作,两眼不停地在茶树上寻找着嫩嫩的茶尖,可是手怎么也不听使唤,差不多生拉硬扯的才把茶头采下来。再一看,还连带着几片大叶子。半个小时下来只采了少得可怜的一小把,急得我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。嫂子一边采茶,一边安慰我说没关系,第一次采茶多半是这样生疏的,慢工出细活,不着急。
 
 
         那个上午,置身在那一片开阔的茶园里专心致志的采茶,不时春风拂面还伴有几丝寒意,可是这一切都挡不住我对采茶的热情与好奇。想这小小的嫩芽怎么就那么神奇,通过翻炒后搁在开水里就变成了浓香四溢、或浓或淡、人见人爱的茶水了。不禁想起那句“幽人采摘日当午,黄鸟流歌声正长”。
 
 
       “ 待到春风二三月,石炉敲火试新茶”。谷雨时节采制的新茶乃茶中精品。可惜到我这样俗人的口中实在也就一般滋味。我记得当嫂子把她自己制作的新茶送一些给我时,不会品茗的我只觉出新茶的唇齿留香,再无言语形容新茶的好了。也许这就足够了。
 
 
        品茶如品人。茶和人一样,好在哪里只有自己经历过之后才会体味到。
 
 
       人常说茶如人生,人生如茶。品茶的人都知道头道水、二道茶、三道茶水最精华、四道清甜韵味暇。人在漫长岁月浸泡中感受着人生的苦涩,又在千转百回中品尝着生活的甘甜。先苦后甜既是茶的精神也是人生的升华。
 
 
        多少次想象着冬日的一个午后,最好是纷纷扬扬的满天大雪,一个人红炉煮茶,围炉而坐,寂寞着一个人的寂寞,孤独着一个的孤独。任世间纷纷扰扰,而我可以在这一刻置身事外,品一口喷香的淡茶,独享这畅快淋漓的人生。多好。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祝空间的姐妹们三八妇女节快乐!)